山东在线 科技正文

难于上青天 春运抢票难

2020/1/6 14:12:43   来源:互联网

一场人类奇观,正在神州大地上演。

  心跳连成密集的鼓点,目光汇成炽烈的火焰,数亿中国人踏上归乡旅途,成为世界上最大规模人口迁徙中的一分子,一年一度,循环往复。

1980年1月11日《人民日报》第二版 来源:人民网1980年1月11日《人民日报》第二版 来源:人民网

  1980年,如今意义上的“春运”首次出现在《人民日报》上。从摇摇晃晃的绿皮火车到风驰电掣的动车高铁,从方便面配香肠到外卖送餐,从深夜“肉搏”排队到定时网络购票,从盖章取票到闸机“刷脸”……四十年间,时代向前,春运也在嬗变。

  但不变的是一颗回家的心,哪怕抢票再难。

  十年12306:又爱又恨

  谈及12306,爱与恨总会同时涌上心头,爱它给铁路出行带来的方便,再不必耗费时间去火车站售票窗口苦苦等待;恨它三天两头系统崩溃,动不动就现场还原“爱的魔力转圈圈”。

  新浪科技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搜索“12306崩了”后发现,春运抢票高峰期12306宕机时有发生。12月23日,即腊月二十七火车票开抢当日,就有多位用户反馈,12306出现车次加载失败、无法购票、卡顿在候补订单支付界面等情况。对此,12306人工客服回应,如果一直显示转圈圈处在加载当中,可能是操作旅客过多或系统繁忙造成的,可以先尝试把软件卸载并重新安装,随后切换网络。

  “切换网络也没用!”在上海从事广告工作的瀚宇对新浪科技吐槽,自己12月25日终于抢到了回老家的火车票,但12306提示网络异常,无法支付,退出后再次登录失败,卸载也无济于事。“太崩溃了!连抢三天,好不容易抢到了却不能付款,眼睁睁地看着到手的票飞了,我明年干脆买辆车得了,开回去也比这么折腾好,关键是生气!”

  12306带来的悲喜并不相通,这边还在为回家的通行证发愁,那头返程的号码牌都已准备就绪。2019年的最后一天,就职于北京一家互联网资讯平台的至君通过12306抢到了大年初五的返京火车票,她形容这个过程“意外地顺利”。“下午两点开始抢,我特地定了闹钟提醒自己,还有点紧张,盯着电脑上的时钟指针,卡着时间点进去,直接就抢到了。”

  自2011年正式上线起,近十年里,12306的前行道路上始终伴随着争议和批评:难以承受流量压力、交互界面体验糟糕、图形验证码过于复杂。。。。。。多位互联网公司程序员告诉新浪科技,从处理量级和频次上看,12306系统复杂程度之大远超想象,且根本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。“订单区间存在无数种组合,不同账号购票需要查重,持续刷新占用大量资源,技术解决只是一方面,12306要面对的问题不能只靠技术。”一位程序员说道。

  国家发改委预测,2020年春运期间,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30亿人次,其中,铁路4.4亿人次。如果春运抢票是一场考试,那么12306用户相当于跟着学校老师认认真真复习的乖宝宝。学校过大,学生太多,师资又不稳定,考得好是天命玄学,考不好要宽心理解。然而,期末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于是,有人选择了课外辅导机构——第三方抢票平台。

  第三方抢票:加速了吗?

  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正在运营的第三方抢票平台有近60家,智行火车票、携程、美团、飞猪等均提供抢票服务,玩法各异。以智行火车票为例,获得加速包的途径有两种:邀请好友点击链接和直接花钱购买,前者提升了产品曝光度,后者为企业创造更多营收。

  但这些都不重要,用户最关心的是——使用加速包究竟能不能抢到票?

智行火车票秒杀页面智行火车票秒杀页面

  “反正我是还没抢到。”去年跳槽到南京一家硬件企业的木辰称,自己花50元购买了智行火车票VIP会员,享受双通道特权加速,抢票页面显示,成功率为68%。“我觉得我的成功率可能是0。”木辰回忆,前几年智行火车票抢票还是相对容易的,现在可能因为大家都在用,抢票真的变成了玄学。“至少我在推出提前秒杀后就再也没抢到过,时长5分钟只放了一个机器人图像,实时进度和余票都看不到,也不知道要不要继续等,功能有点鸡肋。”

  至君告诉新浪科技,在使用12306手动抢票当日,自己也打开了飞猪,不过并未购买加速包。她提供的截图显示,在已完成12306购票后,飞猪仍在进行同一车次的候补排队和余票监控。“当时我又点进了12306购票页面,发现还有可以购买的余票。”

至君的12306和飞猪抢票截图至君的12306和飞猪抢票截图

  事实上,第三方抢票平台和普通用户站在同一起跑线,都是在12306官方网站抢票,并不能保证100%抢到票。不同的是,与手动点击、在4G和家用网络下操作的用户相比,第三方抢票平台的企业级带宽和机器自动刷新具备明显优势。

抢票功能须知,左为美团,右为携程抢票功能须知,左为美团,右为携程

  也就是说,首先是网速快,其次是刷得快。第三方抢票平台可以持续刷新,不停地用机器读取12306的数据接口,检测到余票后自动识别验证码,提交用户信息并完成购票下单任务。至于使用加速包的用户,刷票权重也将得到提升。

  新媒体从业者乐瑜近几年来一直在美团购买春节回家的火车票:“我从来不用加速包,卡时间进去买,差不多都成功了。”在她看来,加速包显示的成功率只是徒增焦虑而已。“谁都希望那个数字越大越好,但买到回家的票才最好。”

  除了智行火车票,木辰还为抢票充了88元的携程会员,依然颗粒无收。“就当是花钱找安慰吧,看好的车次开售时,我都在上班路上,根本没时间和精力亲自去抢。希望能捡漏成功,不然我也只能买机票了。”木辰无奈地说。

  一对一“黄牛”:信誉买卖

  和木辰一样,在北京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六年的关悠也苦恼于工作与抢票的冲突,不过,她没有选择第三方抢票平台,而是转向了“一对一辅导”——“黄牛”。

  关悠的老家在齐齐哈尔,从北京出发,即使是动车也要近10小时,而且不是开车时间太早,就是必须跨站换乘。“路上的不容易还在后面,买票才是纠结的开始。”关悠表示,自己工作以来,基本都是找“黄牛”代抢票。最初是在淘宝或闲鱼搜索关键字,和店主沟通后加微信联络。一般会在售票前一到两周和对方打招呼,给到身份信息和12306账号,买到票后由旅客本人在12306付款,再向其支付抢票酬劳。

  “最贵的是今年这张票,130块;最便宜的是有一年十一回家,30块。”关悠认为,“黄牛”代抢的收费价格随目的地与车次线路变化调整,但都在她可接受的范围内。“你看各种平台的加速包也要50块、100块,何况也无法保证一定抢到,我这个算是购买‘专属’服务,赚到的钱都归“黄牛”自己,他肯定会尽心尽力,就算抢不到我也没什么损失。”

  关悠的微信联系人里有十几个代抢火车票的“黄牛”,她将业务能力最强、抢票最顺畅的几个推荐给了同事。“他们这一行讲究的就是口碑和信誉,互相推荐获客,原来我还担心个人信息会不会被泄露,后来一想,如果做这种伤害客户权益、自砸招牌的事情,他们也不用干了。”

  其实,关悠口中的“黄牛”更应该称作“代购”,他们多数自行购买了抢票软件,在微信群、QQ群内招徕代买火车票的生意,从中牟利。一位曾从事火车站窗口售票工作的人士向新浪科技分析,如今火车票实行实名制管理,乘车人和火车票票面上的信息以及身份证一致才可进站乘车,对售票窗口的工作人员而言,这是一道明确的红线。“未按照规定执行是要记大过甚至辞退的,之前‘黄牛’钻的是人、票、证对不上的空子,现在他们没有这个机会。”

  该人士还透露,尽管网络购票渠道日益进化,仍有相当一部分用户群体坚持在窗口购票,比如不擅长网上抢票的中老年人,以及因出游产生选购连座和下铺需求的年轻人。“窗口是可以选择下铺的,网络购票就只能出什么是什么了。”该人士补充。

  一张票的隐喻:候鸟归乡

  不论以何种方式,通过怎样的渠道,付出多大的代价,抢票的目的只有一个——回家。

  因为抢火车票,就职于北京一家视频平台的任深被母亲连续发微信提醒了三天。“我妈平时都不主动给我打电话的,说怕我正在忙,别耽误了我工作。”

任深和母亲的微信对话截图任深和母亲的微信对话截图

  然而这一次不同——任深这一年还没回过家。“可能他们是比较想我,也可能是我去年春节差点没买到回家的票,把我妈吓到了。”

  提到买不到票的原因,任深想了想:“人多票少,自然买不到。”

  一位铁路系统工作人员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,春运抢票难实属正常,这是互联网售票方式终将面对的现实问题。“毕竟我们国家人口基数大,流动性广,春运是客流量最大的时候,而票只有那么多。”

  前述曾从事火车站窗口售票工作的人士也指出,铁路系统发展这么多年,在春运方面积累了一定经验,用户抢票遇到的各类情况应该都已估量在内。“有评论说加车就能抢到票,其实不论是线路优化还是车次增添,都不是简单的规划,而且还涉及到成本计算,很多车次平时根本没几个人,不能只考虑春运、不考虑平时啊。”

  当然,抢票的过程是可以调整的。2019年5月,12306网站在前期试点的基础上,将铁路候补购票服务扩大到所有旅客列车,如遇所需车次、席别无票,可自愿按日期、车次、席别、预付款提交购票需求,售票系统自动排队候补,当对应的车次、席别有退票时,系统自动兑现车票,并将购票结果通知购票人。

  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12306技术部主任单杏花解释,12306系统遇到有旅客退签返回的车票,或铁路根据列车能力情况加挂而增加的车票,就可以优先匹配给排队进来等候的旅客。

  而在部分第三方抢票平台上,也能够看到候补通道。美团方面就向新浪科技表示,美团火车票全面支持12306候补票功能,此外,美团还和代售点等线下代理商合作,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满足用户购票需求。

  不过,12306人工客服对新浪科技强调,12306网站及App、火车站售票窗口与代售点属于同一票库,所有车票一次性放出,除了临时加开列车或车厢外,不会再有额外车票。

  任深还未买到票,她笑称自己着急也没用:“再等等,实在不行就飞回去,家总是要回的。”

  是啊,家总是要回的。即使鸣笛的声音远去,童年的记忆模糊,这张抢不到的车票背后,候鸟归乡的隐喻始终未曾改变。

  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遇,来处,即是归途。


责任编辑:shu070103

相关阅读

山东在线 Copylift © 2017 theshandong.com All Right Reserved.

稿件、媒介合作:media@mitiplus.com 客服、投诉建议:service@mitiplu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