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东在线 生活正文

我们一定不辱使命!

2020/3/25 10:42:11   来源:互联网

      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西院大门外,有十几棵原本很普通的香樟树。而今,它们已经不再普通——树干上,都挂着“抗疫友谊树”的铭牌,写上了在这里战斗过的医疗队的名字。这几天,进驻协和医院的17支医疗队陆续撤离,医院党委苦于没有合适的礼物相赠,于是决定把院门前的这些树命名为“抗疫友谊树”,还给每个队员颁发了一张“武汉抗疫纪念证书”,纪念大家在这里结下的生死情谊:“共同战疫让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,武汉这座城市也留下了你们为之拼搏的身影!致敬英雄,守护生命,你们是这座城市的恩人!”

  东头第一棵树上,“天津医疗队”的名字赫然在目,这看上去有点“排头兵”的意味。半个月前,天津支援湖北第五批医疗队(下称天津五队)抽调了50名精兵强将,投入协和医院重症病例救治。随着各医疗队的撤离,现在,他们是留守在武汉前线的天津最大建制医疗团队。这支“天团”是“排头兵”,也是“殿后”的部队。

  加强对重症患者的救治,最大限度降低病亡率,是目前武汉保卫战的重点,国家卫健委尽遣精锐,集中优势兵力展开“收官之战”,原本已经准备撤离武汉的天津五队被点将再度征战,成为最后撤离的天津医疗队。

  最后的坚守,往往都是最艰苦的战事。昨晚,记者围绕“收官之战”对话天津五队临时党委书记、领队,天津医科大学第二医院院长牛远杰,请他介绍目前在协和医院的战“疫”进展,其间的曲折,果然艰辛。

  

  上图 70多岁的重症患者(中)治愈出院时,将书法作品赠予天津医护人员。天津医疗队队员米颖供图

  记者:目前在协和医院参与救治的团队人员构成是怎样的?

  牛远杰:我先介绍一下背景。我们五队303人,2月9日到的武汉,一直工作在江岸方舱医院。3月7日,江岸方舱医院休舱前一天的夜晚,国家疫情防控指挥部命令我们紧急抽调40人支援协和医院西院重症病区,语气刻不容缓。当夜我就列名单,考虑到大家都累了一个月了,需要休整,而且重症救治肯定比在方舱医院治疗轻症患者更艰苦,我们临时党委决定,以党员为主组队。

  可是第二天有100多名党员交请战书、按手印,坚决要求上前线,那场面看得我眼泪都忍不住了。最后,我们挑选了呼吸、感染、ICU、肺科、重症医学等专业的资深医生护士,组成了“党员突击队”,医疗组10人,都是副主任医师以上的年资;护理组30人,都是主管护师以上的年资。3月17日大队撤离时,又有一些队员强烈要求留下,没办法,临时党委决定再挑选10名党员和入党申请人,加入到这个团队。现在,这支队伍有45名党员。我也留下了,我得把他们一个不少地带回天津。

  记者:你们队是为方舱医院组建的,选择你们支援重症救治,出于什么考虑?

  牛远杰:这确实让我有点意外。我们大部分队员来自二级医院,有的还是街镇卫生院,而且已经累了一个月了,要承担这样重的任务,实在不敢说有绝对把握。我想指挥部可能考虑到了我们在江岸方舱医院的表现吧,在方舱医院,我们实现了“患者零复阳、零死亡;医疗零差错、零投诉;医护零感染”,这很不容易。还有一个因素,我们队100名医生、200名护士,可供挑选的余地也大。这是一份信任,我们必须对得起这份信任。

  记者:你们收治了多少重症患者?从方舱到协和,工作有哪些不同?

  牛远杰:3月10日早晨进入协和医院西院重症病区时,接管了45个患者,到23日,已经有24人治愈出院。方舱医院是收治轻症的,工作的重点是治疗加心理疏导。救治重症患者则需要一人一策,这是最大的不同。这些患者有的上呼吸机,有的插管,更严重的需要上“人工肺”,所以需要多种方式联合施治,还要考虑基础病引起的合并综合征,这是降低病亡率的关口。特别是临床护理的难度更大,患者都卧床,有的身上插着十几根管子,护士们要人盯人,防止管子脱落,一眼不眨地关注各种监护仪器的变化,还要给患者喂食、清理屎尿、清洗身体、定时吸痰,时刻面临被感染的风险。

  记者:目前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?

  牛远杰:最大的困难是克服环境压力。现在武汉的气温升高,病房里又不能开空调,医护人员穿着防护服每次都是汗水湿透。我们都清楚,这是真正较劲的时候,是毅力的较量、意志的较量,大家都在咬牙坚持。我要告诉你,他们真是了不起,没有一个叫苦,没有一个退缩!

  记者:23日的疫情通报显示,武汉市现有重症病例1527例,病亡数已经降到个位数,您如何看待这样的变化?

  牛远杰:每天的通报都是给我们的信心指数。想想两个月前的状况,再看看现在的状况,这是一个重大的变化。目前在协和医院西院重症病区还有4支医疗队,都是精锐力量,我们和浙大一院医疗队共同轮值。重症病例清零,还需要一段时间,但我们相信,这一天也不会太远。因为治疗经验越来越丰富,手段越来越多。但是23日通报中武汉市又有一例新增确诊病例,这警示我们,防控的弦一刻也不能松。我认为下一阶段对新冠肺炎的防治,“防”是要务,找到并切断传染源,才能消灭新增。“治”的方面已经积累了很多成功的经验,而且我们的疫苗也已经开始接种实验,这都是积极的信号。

  记者:现在大部队都撤了,你们已经在武汉战斗快两个月了,对撤离武汉有什么期待?

  牛远杰:重症救治是毕其功于一役。能坚守到最后是我们的荣幸。我们在进驻协和医院前就已经立誓:一切行动听指挥,不获全胜决不收兵。疫情不退,我们不退。请家乡人民放心,我们一定不辱使命,坚决完成任务。


责任编辑:shu070103

相关阅读

山东在线 Copylift © 2017 theshandong.com All Right Reserved.

稿件、媒介合作:media@mitiplus.com 客服、投诉建议:service@mitiplus.com